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本报走进顿涅茨克寻找脱乌入俄真相

发布时间:2019-08-15 13:54:43
本报走进顿涅茨克 寻找“脱乌入俄”真相 亲俄武装人员在顿涅茨克北60公里处设的路障,上有“共和国边界”字样。(邱永峥摄)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4月20日是乌克兰重要的节日复活节,当天,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调停人抵达顿涅茨克,试图劝说亲俄武装“缴械投降”。此前一天,乌代行总统职责的议长和临时总理发布联合声明,要求东部的“分离分子”与乌政府军在复活节“一起停火”。然而,20日凌晨,斯拉维扬斯克一处亲俄人员设立的检查站遭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混战中多人死亡。有分析称,这起自4月6日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员死伤事件可能会让东部局势从动荡转向恶化。乌克兰东部的局势会朝那个方向走?渐现雏形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是否是俄总统普京近日首次在公众面前推出的“Novorossiya”(意即新俄罗斯)的组成部分?“亲俄武装”到底是些什么人……连日来,《环球时报》在乌克兰东部辗转760公里,走遍从顿涅茨克到哈尔科夫的亲俄武装“占领区”和敏感区,尝试探寻乌东部“脱乌入俄”的实际情况。 抢夺电台、电视台成新任务 11岁的瓦西里头戴矿工帽,脸上蒙着巴拉克拉瓦面罩,上身裹着俄罗斯三色旗,手里拎着棒球棍,腰挎一把大砍刀,稚嫩的眼神里透出紧张、飘移乃至些许恐惧。他站在州政府大楼前的花坛上,双眼紧盯舍甫琴科大街方向,准备给支持乌克兰政府的示威者们“迎头痛击”。 瓦西里自称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近卫军”,他身后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部——这幢11层高的州政府大楼自4月6日以来一直被亲俄势力占领。获得特别许可进入后,看到不少壮硕男子正不停地用废旧轮胎、沙袋和滚边铁丝加固防御阵地。 “让我们交出武器?我们除了自卫用的棍棒外,那有什么武器?让我们撤离政府大楼?那就让占据基辅总统府的那班人先离开吧!”自封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秘书长兼发言人的亚历山大·马尔舍夫18日晚接受《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针对俄乌美欧在日内瓦通过的协议明确表态:“第一,我们不会交出任何武器;第二,我们坚持5月11日整个东部公投,公投的唯一选项是:我们东部人是否支持建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其他选项将来再说。第三,我们东部各城之间有着密切联络,顿涅茨克并非孤城奋战;第四,我们正式请求俄罗斯政府出动武装部队为我们提供安全保护,派出宪法专家帮助我们研究共和国的宪法。” 从顿涅茨克市中心驱车北行60公里至康斯坦丁诺夫卡镇,遇到一伙人在路中间设路障,上有“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边界”字样,有人对过往车辆拦截检查。20米外的路边,4名乌克兰值勤警察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 当车行至克拉马托尔斯克市时,《环球时报》正好赶上亲俄武装人员抢夺当地电台和电视台的发射塔和办公大楼。30多名武装人员在两名“小绿人”——乌克兰人和西方媒体对身着新式绿色迷彩服的俄罗斯特战部队的称呼——带领下,不到半个小时就完成占领行动,并立即切断乌克兰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节目。当天,另一伙武装人员抢占堪称东部“反叛之都”的斯拉维扬斯克的广播电台。消息灵通的乌克兰当地奥列格告诉《环球时报》:“亲俄武装已经明确将电台、电视台列为政府大楼和警察局之后的新目标。” 乌官员感慨俄情报能力 从北边的斯拉维扬斯克到顿涅茨克,再到东南部的港口城市,亲俄武装在15个城镇织起一张绵密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秘书长马尔舍夫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丝毫不掩饰这些武装人员的密切关系:“他们都是好朋友,好兄弟,甚至有我们的亲戚,相互之间当然要支持与沟通。” 奥列格说,亲俄势力主要由“爷爷辈和孙子辈”组成。事实上,《环球时报》在顿涅茨克州政府大楼看到的多是少年或者刚步入青年的年轻人,以及退休的产业工人。多数青年来自距离顿涅茨克60公里的康斯坦丁诺夫卡镇。《环球时报》途经此地看到,这里的房屋破旧,几乎没有一家工厂处于开工状态。 将这些青年人组织起来的是二三十个亲俄组织,最有名的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组织、“OPlot运动”。其中“OPlot运动”原是哈尔科夫的青年搏击组织。“不管什么名称,他们都跟俄罗斯‘光头党’有直接联系”,奥列格透露,“组织严密、热血激进是他们的共同特点。” 《环球时报》手中保留着一份以“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组织名义发的告犹太人民书,要求在乌东部的犹太人立即到总部大楼514房间登记,并且缴纳每人50美元的“革命贡献费”,否则将对他们不客气。这一做法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响,也遭到该组织断然否认。但与《环球时报》交谈过的亲俄武装人员确实观点激进,丝毫不愿意与乌克兰临时政府妥协。 亲历并用相机记录4月6日强占顿涅茨克州政府大楼全过程的奥列格说:“人们挑选了州政府防备最松懈的周六行动,一个小时内就突破警察防线进入大楼,同时亮出俄罗斯旗帜,宣读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宣言;两个小时后,第一道路障设了起来。我的相机记录下那些言谈完全不是乌克兰人并且举止堪称职业军人的‘当地居民’的画面”,“类似模式被拷贝到东部各处,行动精准得如同照本上演”。 乌克兰内务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俄军事情报机构的活动能力“实在太强”,许多特战人员事发前一个月就潜入东部各城,比如霍雷夫卡镇的新任警察局长伊戈尔·别兹列夫,2002年前一直是俄军情报官。今年2月,他与俄军情局重新接头,然后赴克里米亚组织抢占行动。4月初,他潜回乌克兰东部,直至当上警察局长。“这些人才是主心骨,否则整个东部局势不会变得如此之快”,这名官员说。 原标题:本报走进顿涅茨克寻找“脱乌入俄”真相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刘洋着凉肚子痛怎么办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好
轻微的脑梗塞能治疗好吗
小孩积食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