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紫域之巅 第二十九章 小彪发飙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4:41

紫域之巅 第二十九章 小彪发飙

〝慢着。〞

宋xiǎo彪在这个时候带着人出现在码头。

〝勇哥,你看好码头的东西就行了。剩下的事还是叫我来处理。〞

〝xiǎo彪,你xiǎo心一些。这帮倭族人不地道,刚刚打伤了楚霄叔叔,伤势挺重,那个人使用阴招暗算你防着diǎn。我去看看楚叔叔。〞

〝你就放心吧,狗崽子再怎么翻腾,也脱不下那身狗皮的。〞

冬寒也无声的隐在他们的身后。虽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看那个大勇反应,这是有人受伤了。

放眼看那边的一帮人,有十几个穿着黑色宽幅长衣,脚穿布袜,不过布袜跟大陆的有很大的不同,前面有一个岔口,最明显的是他们的‘鞋’是木制的。

不知是习惯,还是什么特殊的原因。

看着打扮和装束,就跟大陆上有着很大的不同。长相到是没什么分别,有一个中年人的一簇板刷式的胡子,倒是比较显眼。

这人也是眼中冷光带着鄙视看着宋xiǎo彪。

〝刚刚是谁打伤了人?站出来。〞

〝你是什么人?〞

〝你甭管我是什么人!有种来惹事挑畔,就不要做缩头的乌龟

紫域之巅  第二十九章 小彪发飙

。〞

〝混蛋。〞那个刚刚的青年向前几步嚣张的骂道。

〝人是你打伤的?不必废话,来吧,就叫彪爷来给你松松皮子。〞

〝弄死他。〞

〝对,狠狠的揍他们,这帮倭族人,平时就耀武扬威的。要给他diǎn颜色瞧瞧。〞

〝是啊!这帮龟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群情有些激愤,从这diǎn上来看这帮人的口碑是差到了极diǎn。

〝各位稍安勿躁,我宋xiǎo彪不会便宜他的。还请父老乡亲给我掠阵,不管什么土鸡瓦狗也别想在我霄鳞岛上飞扬跋扈。〞

〝好,二少好样的。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

〝对面的那个,要不要换换你的木鞋啊?等会动起手来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八*,对付你只是几口茶水的事情。〞

〝哦!我倒是很期待,那你来吧。〞

两人都向着对方走去,宋xiǎo彪在前行的时候突然加力快速的前窜,动作迅猛,拳花闪烁。他这是要速战速决,所以动起手来就是急攻。

想想也是,跟这帮人还真就没什么好讲的。冬寒也是密切的注视着场间的战斗。

不得不説宋xiǎo彪看是笑面临风,真要动起手来还真是不含糊。

拳路掌法,在步法的配合下。根本就没给那个人一丝的机会。

战斗就象那人説的,几口茶的时间。那人的腮帮子就被他给‘啪’一个简单的内勾拳,给来个实称的。

一口红白吐出,几颗牙齿裹在其中。就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哥们一个转身旋踢又是一个‘啪’的声音,右脚就拍在那个人的脸上。

‘呼’直接就给拍飞了出去,同时还夹带这骨裂的声音。这家伙的鼻梁骨这下是给废了,鲜血在空中飞洒,后面那个中年也是快速的近前接住,只是那个刚刚还嚣张的武者这时早已经昏迷不醒。整个脸上一个清楚的鞋迹。

殷虹的血水,染红了鼻孔以下。看那架势脸相都有些变形。

〝混蛋,我要杀了你。〞

〝好,打得好。二少威武。〞

宋xiǎo彪没有放松,一直在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他感觉到了杀机,是来自面前的那剩下的十几个人传过来的。所以他没有一丝放松。

〝赶紧滚开码头,这里不欢迎你们。〞

〝滚﹑滚、滚…。〞围观的人也都大声的叫了出来。

那个中年人本来已经抽出一半的长刀。听到声音后,好象又冷静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日后必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你听好了,二爷就是宋xiǎo彪。有啥招数冲着我来就是。〞

〝好,很好。〞

他指了指宋xiǎo彪,〝我们走。〞

〝好,看你们以后在嚣张?〞围观的一阵起哄。

宋xiǎo彪看着他们离开,才抱拳四周,〝多谢老少爷们,我知道大家来的目的。家父正与几位叔伯商量这里的事情,相信稍后就会有结果出来的。〞

郎中也给那个楚霄进行了包扎,也叫人抬回去静养,这时那个‘勇哥’也来到他面前。

〝你没事吧?还好你来的正巧,要不指不定出什么乱子。〞

他悄悄的附耳:〝现在在场的人有不少是我们生意上的对头,这事还要xiǎo心一些。〞

〝嗯,我知道了。等会舅父他们应该会有决定下来的。〞

〝这样,看着情况我们也就不要在回去了,你打发个人去附近的酒馆弄些酒菜过来,我们就在船上吃diǎn算了。〞

〝行,我这叫人去办。〞

〝大哥你去把这边的情况跟父亲他们説一下。我在这看着。〞

〝好,老二你xiǎo心diǎn。〞

〝另外在弄两个好一些海鲜带回来。冬寒兄弟还没怎么吃呢!〞

〝知道了。〞

冬寒走到近前,宋xiǎo彪diǎn头,〝兄弟你见笑了,连顿饭都没有叫你吃安生,等这事过了好好请你吃个够。〞

冬寒笑笑。看了一下四周还有许多人在看着岸边十几丈的‘赤眼鲨’,码头上有不下两三百号人。

这时是晚饭的时候。还有这么多的人在这边观看。看来冬寒还是低估了这个‘赤眼鲨’的实际价值了。

〝无妨,正事要紧。〞

〝这样,我们先去船上等会,我表哥还有我哥哥都去定菜去了。吃完我叫人送你回去休息就是了。〞

〝也好。〞

红霞已经渐退,晚风轻洒,海浪拍击码头的条石。远天一处火红,晚霞已醉,映红遥远的水天。

明天是个晴天。

冬寒自从跟着老杨这一路,学了不少观海看星就能看出的一些天象。估计不错的话,老杨在那边的岛屿也该返航了。

这一次的离别,再见估计要等到明年了。眼见要到他所説的风暴期了。他也不会在往这边来了。

〝冬寒兄弟,在想啥呢?〞

〝啊!在想一个老大哥。喔,对了这离那个‘原吉岛’有多远?〞

〝原吉岛?有几百海里的路程。大船一天多就到了,怎么?你要去那里么?〞

〝暂时不去,就是问问。〞

〝喔。〞

……

吴忠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吴忠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吴忠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吴忠牛皮癣
吴忠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