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萌妻难驯 第二百七十二章 豆腐吃的不够爽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9:50

萌妻难驯 第二百七十二章 豆腐吃的不够爽

修长的手臂勾着某女的后腰,权慕天明显的感觉到她腰部多了一层游泳圈,嫩肉绵软,手感十足,让人不舍得放开。[燃^文^书库][]复制址访问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咳咳……这厮吃豆腐吃的很爽嘛!

嘴角一抽,陆雪漫在他胳膊内侧猛抓了一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捏着肉肉的手慢慢旋转。

片刻过去,冷漠的俊脸终于有了属于人类的表情,她才满意的松了手。

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她万分遗憾的説道,“我妈説的果然没错,你这人真的不靠谱!算了,我还是让我妈把我接回去吧。”

这女人变脸比翻书都快,他完全跟不上进度啊!

她转身就走,再一次被权慕天拉了回去,“你等等!即使要走,也要把话説清楚。”

“权慕天,你做都做了,还想抵赖吗?”

“我做什么了?”

甩开他的爪子,陆雪漫一字一顿的指责道,“你、吃、我、豆、腐。难道这一条还不够吗?”

他满脸黑线,心塞到不行,“你是我老婆,刚才那属于夫妻间正常的肢体接触。”

“是你説的,我们已经离婚了。而且在医院的时候我也説的很明白,住在这儿是为了恢复记忆。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对我动手动脚,难怪以前我会踹掉你!”

某女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气哼哼的向前走。

人已经住进来,决不能请易放她走!

“漫漫,咱们谈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这个渣渣!”脚步不停,她扭脸送给男人一个白眼。看到他憋屈的样子,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活该!

看你以后敢不敢手脚不老实!

“漫漫,难道你不觉得失去记忆会让你的人生不完整吗?”

抱着肩膀转过身,陆雪漫静静的看着他,冷哼了一声道,“知道你还吃我豆腐,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dǐng多算我情不自禁。”

深邃眼眸泛起潋滟的光泽,令她心头一颤,却伸手推开了那张俊脸。

“你这么会聊天,是不是经常用这种办法去勾搭妹纸?”

眼底闪过一道精芒,权慕天深深的望着她,薄唇勾起美好的弧度,“漫漫,我只想勾搭你。”

忽略掉男人眼中的情愫,她冷冷説道,“你果然居心不良!”

难道她听不出来我在表白吗?是她的防御力提升了,还是我的魅力指数降低了?

“我想跟你复婚、照顾你和孩子

萌妻难驯  第二百七十二章 豆腐吃的不够爽

,这有错吗?”

看着男人异常不爽的表情,陆雪漫故意不冷不热的问道,“那你先説説,我为什么跟你离婚呢?难道真像我妈説的,是因为你的初恋情人?”

咳咳……

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哪壶不看提哪壶?

要是被她知道我跟她结婚是为了要挟蒋斯喻,她还不分分钟跟我断绝关系?

准岳母本来就不看好我,这样一来,他们就彻底没戏了。

可是,总不能一直敷衍下去。

一旦她恢复了记忆,自然会把之前的事情全部想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她会不会因为自己隐瞒而一走了之?

这个问题就想砍左手还是看右手,令他陷入了森森的纠结。

“我记得我跟你説过的。”

“是吗?”

这厮又想打马虎眼,蒙混过关?

“我怎么记得,好像是文一佳跟我説过一些咱们以前的事情。据説,你们怕我妈和我二叔报复你们,想用我做为谈判的筹码,才娶了我。真相被拆穿以后,我非常生气,一怒之下就跟你离婚了。”

又是文一佳!

那天她突然出现在医院,该不会是为了离间他们夫妻感情吧?

如果是,她无缘无故做了陆雪漫的替罪羊,一定会怀恨在心,只怕会做出更令人意外的事情来。

之前,二叔怀疑是她泄露了司徒信和陆雪漫的行踪。

要是她再有不轨的举动,即使她父亲是文博山,我也让她为做所的事情付出代价。

眼前最要紧的是向陆雪漫解释清楚,免得她再次误会。

“不只是因为那件事。我们之前产生过许多误会,都是洛琳故意造成的。其实,我从没想过跟你离婚。”

他眼眸低垂,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可他低沉的嗓音中满满的都是遗憾,令陆雪漫心里一阵酸楚。

“那为什么你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当时,我在加护病房,而你去了南都度假。咱们离婚的事情是我外公和你妈一手操办的。我醒过来,结婚证已经变成了离婚证。所以,你从南都回来以后,我才会缠着你。”

“你缠着我是不是因为你不甘心被离婚?”

一句话让权慕天几乎气的口吐白沫。

敢不敢不这么拆台?

他瞬间黑了脸,耐着性子説道,“老婆,我説的是正经事,很认真的正经事。”

“我也没有跟你开玩笑啊!有些人去追前女友和前妻都是在对方另结新欢以后,他们觉得不甘心,才会缠着对方想破镜重圆。”

装出一副懵懂的模样,陆雪漫凑到面前,坏笑着反问。

“话説,当时我是不是已经有了新的对象了?”

新对象!?

司徒信算吗?百分之三百不算!

荣爵洛……那绝对是专业打酱油的!

“当然没有!”

酸溜溜的味道扑面而来,她知道男人吃醋了,故意问道,“为什么你那么肯定?”

“因为不可能!”

哎呦我去,我有那么困难吗?

被嫌弃的这么明显让她瞬间炸毛,瞪着眼睛质问道,“为什么不可能?难道我长得比车祸现场还要惨烈吗?还是我的身材太差?又或者是我的人品有问题?”

“咱们离婚,你是净身出户。你没钱没车没房,还是个法医。最关键的,你是个孕妇!有那个男人会接受你和别的男人的孩子?”

横了他一眼,陆雪漫一脸不服气,“你怎么知道没有愿意娶我?”

司徒信就是活生生的正面教材,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不仅如此,他还帮我跑路、替我挡枪子儿、随叫随到,像他这样的暖男比大熊猫还要珍稀啊有木有?

“老婆,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花擦,差diǎn儿露馅了!

清了清嗓子,她面无表情的説道,“我不是跟你説过了,这两天总是断断续续冒出来一些画面。我隐约记得司徒信给我收拾屋子、做饭、陪我逛街……好像咱们三个还碰过面。”

她説的是不是在华泰商城那一次?

回想起那时的场景,他就抓狂到不行。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被女人甩脸子,面子碎了一地。

还有那个司徒信,要不是看在他帮着陆雪漫跑路的份儿上,绝对打花他那张xiǎo白脸!

男人暗自发狠,虽然不动声色,额头青筋却爆了起来。

看着他郁闷到不行的样子,某女森森觉得他一定是醋坛子转世。不然的话,怎么会把吃醋当饭吃?

再説下去,只怕他会被气炸了肺,还是不要逗他了。

“要是没什么事儿,你在这儿慢慢发呆,我去洗个澡。”蹭了蹭他的胳膊,陆雪漫撂下一句,抽身便欲离去。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这厮想干什么?

刚才的豆腐吃的不够爽,他打算去浴室继续是不是?

权慕天,你敢不敢在过分一diǎn儿?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下意识的抱住胸口,她默默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眼前的xiǎo女人满脸戒备,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个无恶不作的怪兽,跑得慢了会被一口吞下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浓密的发丝,他低低的笑了,“我只是想去帮你放水,不要想太多了哟!”

你是在説我的思想很邪恶吗?

面对你这样一头腹黑狼,我肿么可能不多想?

权慕天一步步靠近,她一diǎndiǎn被男人的身影吞噬,如同一只被逼进死角的xiǎo兽,这种被困住的感觉让她十分不爽,却浑身僵直,只能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这厮不是想硬来吧?

这里是他的地盘,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我真的错了……我一开始就该听麻麻的话,不应该住进来……人家会好后悔啊!妈,我想回家!

某女心里哭的稀里哗啦,表面上却故作镇静,打算跟他死磕到底。

他要是敢不老实,就活活咬死他,嗷呜!

眼前的xiǎo女人紧张到不行,权慕天秒懂了她的顾虑,却阴沉着脸色,一语不发。

走到她面前,男人双手一抄,打横把人抱进怀里,此刻的陆雪漫吓得缩成了一xiǎo团,紧紧闭着眼睛。

轻轻把人放在床上,他在女人额头落下浅浅的一吻,才潇洒的走进了卫生间。

脚步声逐渐远去,她眯着眼睛四下张望,发现卧室里没有其他人,浴室里隐隐有水声传来。

算他识相,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

陆雪漫站起身,在屋里转了一圈儿,发现这里没有任何变化。阳台上依旧摆着各式各样的卡通玩偶,所不同的是,换成了最新的造型。

走进衣帽间,她随手拿出一件衣服比量,瞬间呆掉了。

居然瘦了!

岂止是衣服瘦了,是她根本穿不进去好吗?

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儿,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头到脚胖了一整圈儿。

等一下,脖子上那几个xiǎo斑diǎn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説中的妊娠斑!?敢不敢再坑一diǎn儿?

正在懊悔,床头柜上的突然响起来。陆雪漫提步走过去,发现屏幕上跳出一条短信,发件人却没有姓名。

已经九diǎn半了,谁会在这个时候给权慕天发短信呢?

可当她看到信息署名,整个人都不好了。

运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运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