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香港话剧团首现上剧场老友再次携手呈现舞台

发布时间:2019-06-08 04:57:45
什么会导致月经量多
乳房胀痛的危害
为什么会月经量多

中国娱乐讯 香港话剧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下,发展出独具风格、聚焦本土主义的港派话剧。而香港话剧团便是香港话剧中最具代表性、也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团体,其制作之精良、内容之本土、表演之扎实和产量之高,无其他团队可与之媲美,其作品形成的港式风格也深受观众们的喜爱。有剧评人说道,在选择困难的情况下,去看一场香港话剧团的戏总能收获意外惊喜。2018年,香港话剧团将携两部载誉之作《最后作孽》以及《亲爱的,胡雪岩》在上剧场与上海的观众们见面。

四十余载坚持呈现港味话剧

赖声川发言

讲解《亲爱的,胡雪岩》

香港话剧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专业剧团,从1977年成立至今,制作并演出近400个古今中外的经典名剧和本地原创剧目。虽年过不惑却依旧保有创作活力,每年的年度剧季中都会带来部作品,是香港话剧中的顶梁柱,也为香港创造了许多经典之作。从创团之始,香港话剧团便坚持保有本土特色,其原创的作品选用原汁原味的本土题材,将香港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搬上舞台,向观众展现真实的香港。以粤语演出配以中英字幕的形式,广受本土市民好评,还吸引到了许多非粤语母语的观众,粤语演出使他们能够在在粤语的萦绕下更有代入感。

除了支持本地原创,香港话剧团也十分注重经典的演绎和多元化,不断探索跨境文化交流,向外推广本土戏剧文化之余,也在为香港市民引进经典作品。早在1988年赖声川便因《红色的天空》和香港话剧团有了第一次的合作,双方深厚的友谊也自那开始。四年后赖声川再次受香港话剧团之邀为剧团排演《如梦之梦》香港版, 2007年7月,为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中国话剧百年、香港话剧团30周年,香港话剧团特邀赖声川前去排演纯香港演员阵容的《暗恋桃花源》香港版,以及融合了大陆版暗恋组演员和香港版桃花源组演员的两岸三地版。普通话和粤语在舞台上的碰撞,加强了剧中两团相遇的冲突,使得整体演出更有张力。

继《如梦之梦》和《暗恋桃花源》后,2009年,赖声川受邀再次来到了香港话剧团。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次赖声川带领香港话剧团的演员一起,以集体即兴创作的方式完成了话剧《水中之书》的创作,人物、故事和背景都紧扣香港现状。赖声川透露,明年他也将再赴香港话剧团重新排演《如梦之梦》香港版。而其实,当赖声川在上海拥有了自己的专属剧场后,便一直希望能邀请到十余年的老友香港话剧团来此。今年,老友们不仅如期来到赖声川的家里上剧场做客,还一口气带来了两部人气与口碑爆棚的经典之作《最后作孽》《亲爱的,胡雪岩》。

上剧场成为《最后作孽》本轮告别演出之站

《最后作孽》曾获得香港十大最受欢迎制作的奖项,2017年的演出被香港政府划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回归20周年庆祝活动系列之一,而这部重磅之作此次将进行最后一轮演出。和上剧场同样生于2015年,上剧场成为《最后作孽》上海站告别演出之站,为这部作品在上海画下圆满句号。

讲解《最后作孽》

《最后作孽》是香港话剧团暴烈家庭系列的第二部,笑看香港民生百态和世间冷暖,直面香港的社会问题。揭开丰裕的物质生活所带来的精神和伦理的衰退,从家庭状态看精英阶层的生活和问题,以黑色幽默的笔触探讨人性。剧中,薛公子从小衣食无忧,而薛家的家庭相处模式便是用钱来代替本应父母对孩子的关爱。当一家三口难得聚首之际,却是薛先生和薛太太进行财产分配的谈判、薛公子要求分得三分之一财产之时。面对儿子持着枪的讨价还价,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些年他们错的是多么地荒唐

这个故事扭曲吗?是,也不是。或许大多观众对于香港文化的了解就是来源于TVB电视剧,导演冯蔚衡认为,TVB电视剧太影响每一个人的价值观了。然后有一天,你发觉世界不是这样的。《最后作孽》的最初灵感来源于编剧郑国伟在报纸上读到的富二代荒诞生活的的报道,你们觉得荒诞的剧情其实都是真实的香港。主创团队如此说道。全剧以几近写实的手法,结合高密度幽默刺激的对白,将现实中部分群体的缩影呈现给观众,高潮迭起。剧中不乏出现许多令人出乎意料、拍手叫好的台词,但笑后却是一股悲凉,令人震惊的结局促使观众能够重新看待人生的荒诞,并反思在这个大时代下,是什么在影响改变着新一代年轻人的成长?

饱满的热情灌注出精品佳作

一部好作品离不开优秀的剧本,当然也要有精良的制作水准和演员的出色功底保驾护航。《最后作孽》的导演冯蔚衡是香港话剧团现任助理艺术总监,集演员、导演、创作人、节目统筹于一身的剧界精英,曾获香港舞台剧奖十四次提名、五度获奖,并分别凭《红》及《安非她命》获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导演(悲剧/正剧)。她于1988年便加入香港话剧团,从首席演员到助理艺术总监,对于话剧,她有自己自己一番领悟:好的话剧,一定是需要走心的,话剧人诚心,观众就会入心。所以在排练过程中,她要求演员们以生活出发,把角色在真实的情境里最应该拥有的情绪演绎出来。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02

在一些时刻,会有特别的感觉。特邀主演余安安谈及塑造角色时说道,她最心动的台词是:简简单单,不是多钱,可是很开心。她十七岁首次参演电影《大家乐》便一炮而红,及后主演多部电影及脍炙人口的电视剧,并多次获得十大电视明星奖项,曾一度息影相夫教子,近年复出所拍摄的电影皆获一致好评,两度被提名金像奖最佳女配角。2009年开始参演舞台剧,对一个演员来说,我觉得做舞台剧是最难的,而且真的很辛苦,但是我很享受它带给我的满足感。接到《最后作孽》时,余安安正盼着能有一部好剧大施拳脚,这部作品对她来说,其一挑战便是大量的台词,加上千分之一秒让你去想下一句对白都没有的。极快语速要求。对此,香港电影编剧林超荣曾这么评价:余安安念得如珠落玉盘,密不透风,真令人拍案叫绝。其二便是人物表现,排练期间,全组一起研究剧中四个角色的身份背景和人生经历,连细枝末节也不放过,排练完到家,累到一句话都不想讲。但这背后的付出无疑得到了认可,余安安凭借《最后作孽》勇夺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女主角(喜剧/闹剧)。

剧中和余安安搭档饰演母子的凌文龙也是老戏骨一枚,在《遍地芳菲》中二位便搭档饰演过母子。2018年是他加入香港话剧团担任全职演员的第十年,期间他出演过包含《都是龙袍惹的祸》《顶头锤》《有饭自然香》等在内的多部香港话剧团经典之作。近日,凌文龙也即将赴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因首次获邀参演电影《黄金花》获最佳新演员和最佳男主角提名。一贯因朴实的表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他,在《最后作孽》中,完美地诠释了薛公子显露在外的戾气与内心的脆弱,并凭借《最后作孽》获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男主角(喜剧/闹剧)的提名。

5月25日至5月27日期间,是2018年《最后作孽》首次登陆上海,首次来到上剧场,也将成为最后一次。而香港话剧团带来的另一力作《亲爱的,胡雪岩》会于9月7日至9月9日上演,此前《亲爱的,胡雪岩》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目,便被列为最值得关注并不容错过的话剧作品,收获了满满的口碑。2018年,《亲爱的,胡雪岩》一样精彩,不同之处在于会有全新设计,带来全新的体验,导演方向、演员饰演的角色搭配都将会有大改动,为观众带来更为惊艳的演出。

下岗职工14元揽双色球623万奖金用来救济生意

魅族CEO黄章吐槽自家新系统

申花回应签华裔小将确有接触未签约本人没在上海

下岗职工14元揽双色球623万奖金用来救济生意
魅族CEO黄章吐槽自家新系统
申花回应签华裔小将确有接触未签约本人没在上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